联系我们

濮阳新农村建设网
联系人:沙主管
手 机:100-0000-0000
电 话:0000-00000000
地 址:上海市浦江8号

乡村交流

当前位置: > 乡村交流 >

气候温暖 成为农业育种加速器

时间:2019-04-24 09:10 作者:admin 点击:

  在海南南部的三亚市等地区有一片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每年九月到第二年五月,全国各地几千名农业科技人员都会来到这里,利用典型的热带气候和优越的生态条件进行农作物种质创新、品种选育等科研工作。
   为确保施工安全,施工单位在隧道内安装了有害气体自动监测报警装置和便携式监测设备,实时监控隧道内空气质量。聘请专业检测单位,在每次施工前,对隧道内空气进行检测,再三确认安全后才进场施工,防毒面具成为了红豆山隧道的建设者的“标配”。
  赵宇说:“我们在不同部位实施监测,如果有特殊情况报警,监控员会第一时间通知现场作业人员,如果超出限界值就立即组织撤离,确保作业人身安全。”
  据了解,在日常施工现场中,施工人员采用消石灰爆破技术对有毒有害气囊实施爆破,随后喷石灰水,使两种物质充分发生酸碱中和反应,然后再通过剧烈的通风,把有毒有害气体进一步稀释,紧接着委托第三方人员戴着防毒面具进行监测,直到达到施工标准。
 除有毒有害气体外,涌水量远超设计成为红豆山隧道施工的另一个大难题。在隧道2号斜井口,九条直径超过20厘米的排水管通过三级泵站接力,源源不断地向上抽排洞内积水。赵宇说:“涌水量最高一天达4万立方,可注满16个标准游泳池,去年涌水量最大的一段时间,大伙都是泡在水里24小时不停倒班施工。”
  难题远不止有毒有害气体和涌水,隧道的施工也被比喻为“在蒸笼中掘进”。由于隧道施工区域处于水热活动带,地热活动性较强,洞内温度长期在40摄氏度左右。
  对此,在隧道内,每天都要堆放数十吨冰块进行降温,并采用大功率专业风机保证洞内通风,增加班组施工人员,实行4小时轮班制。但施工人员在这样的高温条件下,还要佩戴防毒面罩作业,建设难度不言而喻。
  西南石油大学地质灾害与地下工程研究所所长苏培东说,这个隧道积累的宝贵施工技术和经验,可以为我们修筑川藏铁路、滇藏铁路的过程中提供很好的借鉴。
  目前,红豆山隧道正洞已掘进3699多米,占隧道正洞长度的三分之一,正按照施工组织计划顺利推进,预计2020年9月贯通。
  据了解,经过3年多的建设,大临铁路累计完成投资88.61亿元 ,完成路基土石方1340多万立方米、占设计数量的95%,桥梁1.7万成桥米、占设计数量82%,正线隧道开挖累计完成10.2万成洞米,占设计数量的66%。
  全长202公里的大临铁路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地区,北起广(通)大(理)铁路大理站,跨越澜沧江、穿越无量山脉后到达临沧市,设计时速为每小时160公里,为国家Ⅰ级电气化铁路,桥隧占线路总长的87.25%,建成通车后,昆明至临沧3小时左右可达,对于改善滇中和滇西区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助推云南与周边国家互联互通将起到积极作用。 南繁事业从50年代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60年,为我国种业创新和粮食安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几代南繁人的奋斗故事。
  湖南省农科院南繁基地落户海南三亚已经四十多年了。研究员阳标仁每到冬天都要在这片稻田里忙活上大半年,研发培育新的水稻品种。作为这样的科研“候鸟”,他已经坚持了十一年。
  湖南省农科院水稻所研究员阳标仁:在湖南进入十一月份气温很低了,水稻就不能生存。在这边南繁,可以加一代,(培育一个新品种)本来需要十年的,在这边五年就可以出一个品种。
  最近阳标仁得到一个好消息,国家加大了对南繁基地的保护和建设,他所在的这片水稻育种基地的水利设施将得到高标准改善。
  阳标仁:我们盼着改善这个(水利设施)。大田种植可能不要那么多水,但是我们这个每个(品种)需水的条件量不一样,如果能改善这个基础,很有帮助。我们以后会轻松很多。
  气候温暖 成为农业育种加速器
海南南部的三亚等地区因为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成为农业育种的加速器。每到冬天,这片南繁基地就会汇聚全国各地的农业科技人员。随着海南经济的发展,为了确保南繁育种的土地,这几年国家规划了20多万亩的南繁保护区,以高标准改善建设南繁基地。这几天三亚南繁科研院院长柯用春就为了这件事四处奔走忙碌。
  三亚南繁科学技术研究院院长柯用春:南繁最核心的就是科研人员要农田,要基本的地。所以呢,为了让他们有个更好的科研的环境和生产的环境,保障他们旱涝保收,中央和省和市都非常重视,要加强南繁基地的建设。
  肩负使命 科研人员常年艰苦奋斗从50年代起第一批农业技术专家来到三亚,六十年来我国的南繁事业从来没有间断过。我们在田间碰到了78岁依然坚守在科研一线的谢华安院士。他告诉我们,建国之初我国水稻亩产只有100多公斤,根本无法满足全国人民的口粮。当年农业科技人员就是抱着让全国人民吃饱饭的使命感来到三亚。
  中国科学院院士谢华安:我是农家出身的,我小的时候受过饿,懂得吃饱饭是多么重要啊,所以我把为大家有一碗饭吃而努力,作为我的目标。
  那时候海南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科研人员有的睡在仓库里,每天伴着化肥农药和机油混合的味道入眠。有的只能在田边搭一个简易窝棚,忍受蚊虫叮咬,一住就是大半年。
  谢华安:虽然环境很艰苦,我们大家还是忍受了。为什么忍受,我要搞科研,目标就一个,所以这个确实是事业心在激励着大家能那么吃苦,那么发奋。
  深受感动 当地人民主动提供支援南繁科技人员的执着也感动着海南人民,老百姓自发上山砍柴为科技人员搭建木床让他们尽量住得舒服一些。在粮食紧张的情况下,当地政府依然保证每个月给每位南繁人员供应半斤肉。
  中国科学院院士谢华安:这是他们充分考虑到整个国家利益,为整个南繁事业他们做了很大的牺牲。我作为一个南繁人员来讲,我对海南人民当初那么支持,我是很感动的。
  就在科技人员和当地百姓的共同努力下,南繁事业创造了奇迹。70年代,袁隆平等科学家正是在三亚培育出了享誉世界的杂交水稻,解决了中国人的吃饭问题。那时候,来海南南繁的科技人员最多达到了6万人,诞生了棉花、玉米、瓜果等一批重要科技成果,产生了谢华安、吴明珠等一批院士级农业科学家。
  南繁基地:建设中国种业硅谷
  如今,接力棒传到了新一代南繁人手中。2018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三亚,考察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给南繁人提出了新的奋斗目标。
  三亚市市长阿东:总书记提出来国家南繁科研育种基地是我国宝贵的农业科研平台,一定要建设成为集科研、生产、销售、科技交流、成果转化为一体的,服务全国的南繁硅谷。
  继续奋斗 从种业大国迈向种业强国按照总书记的嘱托,在三亚崖州湾,一座南繁科技城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这里将聚集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科研机构、大学、种业集团,形成中国种业产业链的最新前沿。
  三亚崖洲湾科技城管理局筹备组童立艳:把我们的种业从一颗种子变成一个产业,从单一的链条变成整个系统的产业链条,使我们科研的人才引得进、留得住、用得好。
  2019年4月11日国际水稻论坛在三亚开幕,来自18个国家的水稻专家汇聚一堂。年近九十的袁隆平院士也亲自出席了论坛。
  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国家把南繁工作提得很重要,斥巨资把南繁条件搞好,巨大的变化,肯定很高兴啊。